請輸入搜索內容
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會員中心 |RSS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動態 > 院內新聞

第一村醫見聞 :守護

時間:2018-08-03 15:07:15  來源:淄川區醫院  作者:陳加勝

  乘車穿梭在大山深處,隨著起伏的地勢有規律地震顫著,回想起我作為第一村醫,初次前往紫峪村的情景。

  那一次無意間望向車外,遠處一棵高大的流蘇猛然撞入眼簾,把我的目光牢牢抓住了。輾轉進到樹腳下,終于見到這棵聞名遐邇的古樹。仔細觀摩,那棵流蘇宛如一把巨傘,緊緊護住腳下的一方土地,看起來堅毅無比,深深扎根于此,花期已至,幾縷幽香陣陣,宛如覆霜蓋雪,它像是一位守護神,護衛住了這一方天地。

  未過多久,紫峪村便到了。走到衛生室,卻見到一個干練的人影,那樣年輕,我深深地震驚了——在來之前,我曾從手機地圖上查找,在青州、臨朐、沂源、博山和淄川的夾角處,這個不起眼的小山村落入眼簾。從那時起,我就開始在腦海里勾畫,紫峪村里我這位親密戰友的形象:花白的頭發,微駝的脊背,滄桑的面龐,“村醫大叔”的形象被我不斷的清晰完善。遇到這位如此年輕的村醫司志霞大夫,真是把我打了個措手不及。

  她今年38歲,卻顯得十分沉穩干練,渾身透出一種自信,讓人覺著很踏實。

當年司大夫衛校畢業后,本已在濟南一個部隊大醫院找到了工作,雖是合同制,但環境好不說、工作清閑、收入也穩定。就是因為閑不慣,又記掛著家里缺醫少藥的鄉親們,她硬是從省城跑回了牽腸掛肚的“山溝溝”。

她說小時候有一次母親得了急病,半夜肚子疼的在地上打滾,她和不懂事的妹妹在驚恐中焦急等待遲遲未到的醫生的場面,讓她這輩子都忘不了。所以她毅然決然的回到了老家,為此還得罪了幫她找工作的舅舅。

 
說起她當村醫這么多年最刻骨銘心的事,她禁不住打開了話匣子。
那個原本平靜的夜晚,漆黑的夜幕下,細雪簌簌飄落,就像平常許多個冬夜一樣,但在這平靜之下,卻隱藏著一場即將來臨的風雪。不知何時,雪花變得又大又密,凜冽的北風狠狠拍打著窗欞,這注定不是一個尋常的夜晚。司大夫的心情也如這風雪一般­­——她剛剛接到電話,雀峪的一個村民告訴她:我媽病的厲害,高燒一直不退,你快來救救命吧!但看這天氣­­——此時,司大夫盡管心急如焚,恨不得立刻竄出家,奔到七里外那戶早已望眼欲穿的大門前,但丈夫外出工作,家里兩歲大的兒子怎么辦呢?只糾結了幾秒鐘,她決定:把孩子綁到身上一起去看!
山間的道路一片漆黑,摩托車燈是唯一的光亮,車子在發動機的轟鳴聲中疾馳。司大夫一面騎車,一面緊張傾聽兒子的呼吸聲,盡管已經包裹十分嚴實,但讓睡夢中的兒子突然置身這刺骨的風雪中,她的心一直緊緊揪著。在這一路上,她該有多么的忐忑和焦急!七里的路程,很快就趕到了,經過一番診治,老人的病情漸漸穩定下來。
但當她終于得閑,想起摸一摸孩子時,手指傳來的溫度卻把她驚的幾乎落淚——額頭是那么的滾燙!這滾燙,無異于在她歉疚的傷口撒了一把鹽。來不及多想,她又開始給兒子退燒,忙碌一整晚,孩子的燒終于退了。
我聽后,沉默了好一會,最終只問出一句:“這樣,你后悔嗎?”她深深看了我一眼,語氣平淡地講:“我一直覺得虧欠孩子的,跟我受了這么多苦,實在是對不起他。但是,我給鄉親看病,人命關天,怎么會后悔呢?”

  因為村里交通實在困難,為方便接送老人看病、查體,更為了晚上出診時兒子不再跟著受苦,幾年前她花6萬多塊錢買了輛長城M4,從此我們村也有了自己的免費120?筛浇鼪]有加油站,要跑30里盤山路到嶺后面沂源三岔鄉加油。司大夫又熱心,碰到村民從門前路過車子沒油時,她總免費送一些應急。這樣買車后花銷多了很多,一個人時她還是盡量騎摩托車出診。

  司大夫看病和氣、水平高、打針又好,附近七八個村子的老人孩子生病都愿意找她。這不,鄰村李德英大娘牙疼的受不了,跑來看病。

  當我還在糾結用什么藥快速止疼時,司大夫已經病人做起了針灸,不大一會大娘就輕松了。再開上幾塊錢的消炎藥,老人愉快的回了家。司大夫跟我說,村里的老百姓收入少、條件苦,看病的錢要替他們算計著花,得多會幾樣花錢少、見效快的法子。

  我對司大夫說,鄉親們這么信任你,醫療護理樣樣精通,你這位“老村醫”得好好教我這個徒弟才行。她一臉真誠的對我說:可別給我戴高帽子,回村里這么久,沒啥機會去大醫院好好學習。不像你們在大醫院各種復雜病人見得多,診斷正規,你說的許多先進的治療理念與方案,我還是第一次聽說。多虧了上級領導這個第一村醫的好政策,讓我跟你多學點東西,給鄉親服好務。

  曾經聽一位村民,這么說我們這里:“真山 真水 真窮”。

我想,至少說的不全對,所謂一方山水養一方人,正是因為有當地的好山好水,才養成了鄉親們勤勞樸實、堅毅善良、甘于奉獻的美好品質,應該是“真山 真水 真情”!

  就像司志霞大夫,她如同那棵扎根千年的流蘇樹一樣,默默守護這一片天地,庇護這一方父老鄉親。但在我視線沒有觸及的地方,又有多少人,選擇了扎根于此,不求回報?他們身上,又有多少唏噓的事,在這里上演?司志霞和那千千萬萬的村醫,他們是“守護”最好的注腳……

來頂一下
返回首頁
返回首頁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推薦資訊
時政專題圖標
時政專題圖標
我院網站正在更新
我院網站正在更新
相關文章
    無相關信息
欄目更新
欄目熱門
醫院簡介 | 網站首頁關于我們  |  服務條款  |  聯系我們  |  網站地圖  |  免責聲明 

魯公網安備 37030202000417號